Joy墨殆

【白黑】小甜饼(大概是七夕以及白马生日贺文?)

注:
1.文如其名,只是一份小甜饼
2.没有剧情,只是一时兴起的产物
3.纯恋爱描写,亲密接触预警
以上。

以下是正文:

啊呀,这次任务,让白马受伤了。

喂喂喂,黑羽,明明可以避免的,你当时为什么分神了?白马现在可是因为你在医院里躺着呢,自己还不快反省下!

由于自己的失误,白马受到了伤害。自己敏锐的行动力在关键时刻怎么能掉链子呢!真差劲!

要是、要是受伤的是自己就好了,这样的话,白马就能和别人在路上有说有笑了,就能度过一个快乐的周末了,而不是在医院里闻着讨厌的消毒水味,看着我这个讨厌的人的脸了…

让自己喜欢的人受伤,这有算什么啊!差劲!太差劲了!

黑羽的眼睛紧张地四处张望,噤声危坐。双手死死地抓住裤子,不知如何是好。白马的背靠在床尾,一双红眸温柔的看着他:“快斗君有什么话想给我说吗?”

啊,不好,被看出来了,那我该怎么办?随便说点什么吗?可这样做不太好吧。但是,如果我把心里想的给白马说出来的话,白马又会怎么想呢?会不会对我有想法之类的…

“对、对不起!让你受伤了非常抱歉!如果不是我当时走神了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你也就能和别人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了!”黑羽低着头,双手把裤子抓的更紧了,眼睛里分泌出液体,又强忍了回去。

“其实我知道你不喜欢和我待在一起,可是,我必须和你道歉。而且这几天你家的佣人都去本家了,没人照顾你,所以…我一定要负起责任。请你忍耐几天。”

白马先露出惊异的神色,然后笑了。他伸出手揉了揉黑羽的乱发,黑羽抬起头来,白马看见了他的黑眼圈。对了,昨天他一直昏迷不醒,听医生说黑羽一直在他床边守着,整夜未睡。

他真的是在担心我啊。白马想。怎么办,他可是为了我彻夜未眠,身体收到很大的损伤了呢;他可是为了我说出了那番难为情的话呢;他可是为了我要奔忙好几天呢…不行,我好开心…

“快斗,我好开心。”白马一不小心说了出来。于是他张开双臂,绕过他的背,慢慢地,慢慢地收拢来,紧紧地抱住他,并把脑袋轻轻地靠在黑羽的肩膀上,用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白马用自己棕色的头发蹭着黑羽的乱发,贪婪地闻着属于黑羽——自己的喜欢的人的气息。

黑羽明显被白马的行为吓了一跳,开始时他的双臂僵硬的停在空中,然后慢慢放下,小心地试探性地收拢,双手触碰着白马的背。他低着头,收进去的泪水禁不住汹涌而出,抽泣着,沾湿了白马的病号服。

“不过,快斗君,”白马轻声说到,“你有一点错了哟,而且是完完全全地错了呢。”

“嗯?”黑羽抬起头来,脸上还残留着泪痕。

白马用双手捧起黑羽的脸,凑过去,用一根食指抵住黑羽的嘴唇,双唇轻启:“我啊,一点也不讨厌快斗呢。与此相反,我啊,”白马直视黑羽的眼睛,“很喜欢和快斗君在一起。”

“你…你不是讨厌…!”黑羽的话还没说完,嘴就已被堵住,白马的嘴唇轻轻地和自己的嘴唇贴在一起,他甚至能感受到白马嘴唇的柔软。

两个人的呼吸串联在了一起,可这对黑羽来讲并不是什么好事。他用力推开白马,用手腕抹着自己的嘴唇:“白马你不要捉弄我啦!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所以…”所以别做出那样容易让我误会的动作啊,不然、不然我会认为…你…

“怎么是捉弄呢?快斗君,我可是很认真的。”白马颔首,直视黑羽的眼睛,眸子里映出他的影子,“快斗君,那我说直白一点,我白马探喜欢黑羽快斗。我想,我现在应该讲清楚了吧。”

“你你你你你你…”黑羽的手颤抖着指着白马,又收到胸前,像触了电一般,“我我我我我我…”怎么办,黑羽心乱如麻,不行,要保持扑克脸。他用力扯了扯嘴角露出与平常一样的微笑,深呼吸,说到:“白马你在说什么呢哈哈哈哈哈,今天天气真好哈哈哈哈…”

于是他站起身准备去病房门口,尴尬地笑着:“诶呀护士怎么还没来啊,点滴都快打完了,我去叫下她们啊哈哈哈…”

但他的衣袖却被扯住,他回头看见了白马的红眸:“喂,你要干什么啊,我去叫护士都不行吗?”

白马没有回答他,只是顺势将他的手臂一扯,黑羽的脸便近在咫尺。他按下黑羽的头,在黑羽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黑羽立马推开他:“啊啊啊啊啊我去叫护士了白马待在这里别动啊你的伤还没好小心点啊对了还要给你换纱布啊所以我先走啊哈哈哈哈”

白马的手停在空中,他一不小心瞟到了黑羽红透了的耳根,微笑道:“路上小心啊。”

End

扯点什么:
如果有槽点请在评论里指出(不过我也不一定能解释哈哈哈),至于白马为什么会和黑羽一起出任务啥的,只是因为我实在找不到还有什么能让他受伤的理由了orz,还有白马生日时有可能还会肝一篇,不过完成的概率微乎其微哈哈哈
(卧槽我才发现我忘记写cp预警了orz)

评论

热度(21)